我还能怎么起名-木酱

沉迷YOI/目前产粮维勇·奥尤/
小英雄:胜出/轰出杂食党

【微信体/维勇】日本没有中秋节(一发完)
*这是一个没得放假还被某只馍@陌景oc 秀了一堆吃的的怨念木
*ooc放飞自我
*恶搞居多不要介意
*以及心疼越找图片越饿的自己QAQ
@在下是水吉  感谢唧唧太太授权的两张图

觉得图片很糊A-V画质是吗?那是你错觉

肯定是你撸多了😊

就是这样的

【MHA/轰胜出】G/V/拍摄play (中)

*以前的话都会一发完结掉
*现在肝不太好了只能分批填了
*这一章只有轰出 所以没太多雷
*结尾有胜出预警
*下章大概是3p搞事 请注意避雷
*占tag真的抱歉(土下座)
ooc抱歉

前话链接:




轰很溫柔,就連清洗這種事情也沒有為難他,每次灌進去的水都恰到好處地在自己難受的那個點之前流出。當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爆豪的那一句“清洗這種鬼事情可以快的一點麼”,讓轰手上的動作有些急躁。


浴室很空旷,但是该有的道具一应俱全——可以说有点太全了,绿谷一直不敢看向那一堆东西,即使那些道具里他认识的也没几个,但是形状上看就感觉很可怕——再次默默希望他们只是一堆背景。


下文走链接:
滴卡上幼儿车

点不开的可以走评论链接么么哒~




【MHA/轰胜出】G/V/拍摄play(上)

*轰出/胜出 大三角
*导演爆x没钱久x演员轰 三个人的故事
*一篇为H 而 H 的文 一篇仅因作者个人私欲而写的3p
*所以你们千万不要笑
*剧情bug预警 人物ooc预警


“准备好了么,绿谷…”轰轻声地在绿谷的耳边问了一句,果不其然看到对方害羞得红起来的双颊以及身体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唔…嗯。”绿谷嘴里飘出蚊子声音大小那样的肯定,随着点头的动作把头埋得更低了。不敢去看旁边温柔的轰焦冻以及………一旁摆弄着器材的爆豪胜己——那个第一眼看到自己就像吃了一公斤炸药的人,直冲着轰吼着‘哪里捡来的瘦不拉几的蠢货,你是想三年起步吗混蛋半边脸!!’


绿谷敢保证,如果不是轰护着自己的话,他一定会被爆豪给扔出去——是真的扔出去——绿谷看着爆豪手上夸张的肌肉,毫不怀疑对方能轻松地拎起自己做抛物线运动。


“准备好了就赶紧开始!磨磨蹭蹭!!不要想着拖时间多领薪资绿毛小子!”一脸暴躁地架好机器调整好机位焦距什么的——虽然对于一个经纪人来说,能保证画面不是模糊的就是他能做到最好的程度了。


“我没——”我没有,但是那个【有】字被爆豪的一记凶狠的眼球给瞪得收了回去。


手臂交叉着看着轰,又冷着脸看看手里的剧本,“你真的确定真的要这样做吗?现在拒绝还来得——”


“我确定。”冷冰冰的声线透露着坚定的语气。


“切,一对怪胎。”对于轰父子的相处模式,爆豪内心也是一堆mmp。


你看过为了逼自己儿子放弃自己喜爱的事业并且自己指定对象结婚,就用三天内拍指定g/v这种事情来强迫儿子妥协的吗?原本以为这样能逼轰焦冻屈服,没想到轰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对象由自己指定其他随意,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然爆豪也知道,无论他去到什么公司,只要轰他那个商界大佬的老爹使绊子的话,他也会走得很难。然后爆豪就听到轰小声地说了一声“撑过这次,我不会让他得意那么久的。”


爆豪冷笑一声,满不在意地看着轰,反正他只是一个收人钱财的经纪人罢了,那个半边脸家的破事自己才懒得理。——不过为了这次拍摄不外漏,爆豪还是决定器材以及自己当导演。



“那就开始吧”看似随意地摆着机子,但其实如果从画面上看,就会发现从这个角度上两个人的脸是被挡得最多的。做好这一切,爆豪就大爷似地舒服地躺坐在椅子上,用眼神示意两人可以开始了。


“准备好了吗,绿谷”看得出绿谷紧张到僵硬着身体,虽然感觉对不起绿谷,但是轰也是迫于时间紧急无奈,默默地在内心说了句抱歉,“不用紧张,放松就好。”


“嗯,我会努力的…”很感激对方从一开始就很温柔地对待自己,就算是自己为了钱而答应拍黄/片这样没操守的事情,对方也没有因此看不起自己,“谢…谢谢你,轰先生…”


因为对方的一句“谢谢”愣了一秒,撇过头去躲过绿谷的眼神......只有他知道,他根本不配绿谷的这一句感谢-----怎么可能配得上------他可是要对这个人做很过分的事情。


轰伸手打开一旁的温水,却也没将喷头放进浴缸里,而是放在地上任由水流滑过地面。绿谷看到轰拿起毛巾,擦拭自己脸上脏兮兮的尘土——大部分是前面被涂上的,似乎是因为剧本上的设定——虽然自己的处境也确实差不多——被兼职的店辞掉钱包手机被偷过几天就要交昂贵的学费没钱交租被赶出门想在公园宿一晚还遇到暴雨……


接下来请点链接


----------tbc----------

是这样的 写着写着觉得太ooc了
如果大家觉得可以的话我就继续写
太ooc看不下去的话….
我就毙了这一篇

【维勇】撞鬼 10(长发维鬼x教师勇)

前话链接:
09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10 混血

维克托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怎么简短快速地和勇利解释清楚——当然,不是前面那种令人误会的表述方式。


“简单来说,勇利”维克托开口道,“区别于普通人存在的,我们暂时称之为异世界。像许多影视作品里描写的那样,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但是这样说勇利应该会比较好理解。”


“妖、魔、鬼、怪、神、仙…大概可以这样分吧…”维克托一边说一边看向勇利,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用看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嘿勇利,我是认真的!就像日本传说里的大天狗还是妖狐,都是当时隔离的屏障被毁坏时发生的事故。”

“那…维克托是属于….鬼?”毕竟见识过鬼体的维克托,勇利将信将疑地继续听下去。


“并不是”维克托摇了摇头。


“不是?”勇利看了看靠在墙角边上正在休息的维恰,“那维恰是…怎样的存在?他应该是鬼吧…”勇利回忆了一下维恰出现时的形态。


“白痴,你有见过鬼和人形两个形态同时存在的吗?!”一脸不屑地半眯着眼撇过去,似乎是在无声地催促维克托解释再快一点。因为他也有想要确定的事情——那关乎到他的好友奥塔的姓名。


勇利无奈地看了yuri一眼,发现自从‘身份’暴露了之后,他的学生就懒得掩饰自己的坏脾气“作为一个正常人类,我必须说我在之前确实没有见过鬼——除了电视上的贞子。”


“哈?!”没想过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勇利还会呛回自己,yuri一下子就像炸毛的小野猫那样瞪着那人。
维克托扶着额无奈地看着单方面箭弩拔扈的人,也还是加快了解释的进度。“我其实是妖族和人族的混血——”


“噗嗤”


维克托停了一秒,不明所以地看到憋不住笑的勇利——他说什么好笑的事情了吗?

“——母亲是人族,父亲是妖族…至于为什么有鬼体,那是因为……活人祭。”在场的人脸上的表情都严肃起来,包括刚刚还笑着的勇利——大概最后这个名词,听起来就不是什么轻松愉快的事情。


“活…活人祭?”勇利小心翼翼地打破一时沉重的气氛,维克托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而且勇利还注意到休息着的维恰也轻皱了下眉头。



“…嗯……中世纪欧洲的一种巫术祭祀,用活人做死祭,祈求天神的原谅之类的——或者对一些罪恶之人的惩罚......”说到这,维克托轻笑了一声,看到勇利眼里有些难过,故作轻松地抬起手再来头上蹂躏了一把,“都已经过去了——”


“可是,你父亲不是妖族吗?怎么还会被人类……”内心的惊吓让勇利对于维克托这个可能有一千多岁妖怪的事实都觉得没那么惊奇了。


“父亲本来就是损伤妖力穿过的屏障来到人界和母亲一起生活,能力本来就不大如前。在身份没暴露之前一切都还很安稳。”维克托自嘲般笑了笑,人都是怯懦的动物,不知道父母真实身份之前,父母作为镇子里的模仿夫妻受到每个人的敬重和喜爱。之后一切都变了样,看着他们一家的眼神变得无比惊恐以及妒恨。生怕这样的怪物会毁坏了他们和平的生活——包括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小维克托。



“就算是人类社会里——特别是中世纪的欧洲,有许多获得些许神谕的巫师或者和父亲一样偷渡到人界的术者以及他们的后代。”


“如果一样是异世界的种族,为什么还要互相残杀……而且还是……”还是用那么残忍的方式,难以想象经历过这一切的维克托有多恐惧。



“人类之间会因为都是人类而没有战争吗?”没有正面回答,反抛给勇利一个简单的问题,“威胁、利益、权利、私欲,这要人类还有情感,就会有各种宣称正义的战争。”意味深长地说到,“更何况,当一个人有了各种牵绊之后,反过来也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的把柄。”


“被捉住进行活人祭之后,我没有死…或者是混血的特殊身份问题,活人祭没能把我的灵魂也清除掉——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怨念的念力加上妖力,让我滋生出维恰这个鬼体——在半生半死那样的状态里——所以我在【死去】之后,又【活过来】”



“永生血液就是这么来的吧…”yuri眼神锐利看向维克托,敏感地捕捉到维克托故事里隐藏的秘密——一个半公开的秘密。


“哇哦~该说真不愧是猎人家最有天赋的继承人么~”维克托故作惊讶地说道,“不过yuri小猎人如果想要偷偷拿我的血液给你的某个朋友服用的话~成功与否,是否有副作用,我可就不敢保证了哟~”意有所指地递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Yuri不满地哼了一声,收回拿着细针筒的手,不置一词看向窗外,似乎在查看某种动静。



“维克托…”勇利小声地开口。前面一直都很安静地听着维克托的话,或许维克托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和他们说,但是莫名地勇利就是有一种感觉——自己和维克托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从自己模糊的记忆以及维克托说过的自己身上有他的血液来看,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一下子脸上的表情又是难过又是纠结,眼神里惨杂了一种莫名的恐慌,“维克托,我们——”



“小心,有人来了——”一直休息着的维恰咻地站起来瞪着窗外的方向,瞬间进入警备状态。



“尤里·普利赛提你个混蛋啊啊!!!!!”



【哐当】一声,一个人破窗而入冲了进来,径直冲向yuri那边去。



被指名的yuri满不在乎地挡下来人的拳脚,“J·J,你嗓门再大一点的话就可以引来波波维奇那傻瓜了你信不——不想引来麻烦的话就给我安静点!”



“如果不是你这家伙破坏约定的话,那还会………算了,”忍住一肚子的怨言,被叫做JJ的男子只能停手环视了这一屋子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就快点出发吧,这边已经不安全了…”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点头表示赞同。招呼了一声维恰让他回到自己体内,抱起勇利准备和两个【同伴】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难得的,勇利没有挣扎,安分地待在维克托怀里。



“你说的这一切,和我有关系的吧,维克托?”想了许久,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那个问题——因为他也捕捉到yuri刚刚说到的一个词:




永生血。




------tbc------

鬼体维恰:为什么这一章我戏份那么少!!!我要抗议!!!

卡文卡了那么久真的抱歉
以后可能就要进入周更模式了
阿门

一个努力学习画画的写文的人的跟风之作
别太嫌弃就行
可能会被河蟹
谁知道呢
更新是什么我不知道
明天吧
明天不用兼职

【维勇】撞鬼 09(长发维鬼x教师勇)

09 身份

*勇利其实是维克托和维恰的孩子?
*勇利:我不想乱伦啊!!!!!
*尤里:能給我多点镜头吗?
*某个还没镜头的男子:知足吧……

前话链接: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正文:

所以…这都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勇利惊慌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笑如邪煞,像梦魇一样侵蚀着他的维克托。又撇了一眼穿着医师白袍正在另一旁站着的,从一开始就给勇利一个温柔贴心的维克托——勇利清晰地记得,刚刚医生版维克托在靠近他的时候喷在他后颈边上灼热的鼻息。


“勇利…不要害怕……”短发维克托有些抱歉地安抚勇利,生怕这样略刺激的场景会吓到他。同时也很无奈地给了长发维克托一个警告的眼神,让他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维恰他其实…没有恶意——”


不自觉地往背后的墙缩了缩,眼睛左右瞄着试图寻找自己遗失了很久的手机,即使勇利的潜意识地知道,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无济于事……“维克…托——”


“嗯~”

“嗯。”


两个维克托同时回应了勇利一声,又同时在下一秒用一种【你干嘛回答勇利明明是在叫我】的表情看向对方。


勇利原本还在内心期望医生维克托能和披集或者其他人一样看不到这个比较年轻(至少看起来是)的鬼魂维克托【以下简称维恰】,那么自己之前对于维恰是copy现实中的维克托的这一个猜想也能得以印证。然后维克托和维恰的一系列互动无情地打破自己的妄想。

身上盖着的薄单的边角被勇利勇利地攥得皱成一团,手心上的薄汗也贴在被单上面。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努力冷静下来在脑海中整理一下发生过的事情,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张开了唇对着两人说道,“维克托…或者维恰——”勇利想了想还是用上之前维克托喊鬼版维的称呼,当然勇利也不会忘记这个是维恰在之前对他做某些x骚扰运动的时候一直想让他喊出的称呼,“我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我能不能知道,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也不是“我想知道”,而是‘我要知道’。勇利坚定地看着这两个【人】,“既然之前你们在我被抓住的时候救过我,那么就应该是保护我的这一方——”停顿了一下,勇利思考着自己的措辞是否得当,“但是如果你们有把我当成一个独立的人,如果你们真的想保护我的话,就麻烦你们把这一系列事情的始末告诉我!”



“勇利……”



“我想我应该有——维、维克托??”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吧……当然,还没等勇利把自己的宣言讲完,他就被拽进一个温暖的怀里。



“勇利放心,我会把事情告诉你的,包括我和维恰的身份,也包括勇利你的身份。”维克托揉了揉勇利滑嫩的黑发,感叹勇利可爱又坚定的想法。


另一边的维恰气愤地托着腮倚在床边,嘴里嘟囔着‘之前一直不让勇利知道的到底是谁啊真是的!’在看到另外两人齐齐把目光投过来的时候倏地转过头去,“切,耍帅!”。


然而眼神还是时不时地飘向勇利的方向,突然看到还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嫉妒又略带不爽地拉起勇利的手握得紧紧地。


“嗬!”勇利被维恰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想起昨晚发生的某些事情,红着脸想挣脱开来。


“嘿,亲爱的勇利,你不能这样厚此薄彼!”维恰委屈地喊道,“维克托可以抱着你,为什么我不可以拉着你的手!这不公平!”眼神示意勇利应该公平公开公正。
“明明昨晚我和勇利连更加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还着重【做】这个动词。


勇利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还被维克托抱在怀里,一把推开一左一右的两个大型幼稚生物。又羞又恼地双手交叉着插在胸前。顺便抄起背后的枕头朝维恰扔去,堵住那张总想说些让人不好意思的话的嘴。


“我说你们能不能快点进入正题!”


某些福利被中止·让你说那种话活该被扔·装绅士·维克托


我吃不到的豆腐大家都不许吃·我就乐意这样你能怎么着·幼稚·维恰


“咳咳…详细的故事现在可能没时间说,只能先跟勇利讲几件重要的事情——”维克托说道。


“没时间??”勇利不解地问维克托。


“因为,我们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维恰如雷电一般快速地闪到维克托身边,两人一齐举起手挡住挥过来的硬拳。“一个很重要的客人到场。”维恰在触碰到拳头的一瞬间如雾化般消散,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消失的手臂又聚了回来。


“果然上次看到的是你吧,维克托。”不爽地哼了一声,不耐烦的目光从没被刘海遮挡住的碧眸里穿出,没有理会维克托的回答,兀自地看向坐在床上的勇利,“不介意多一个听众吧,胜生老师。”


“尤、尤里同学!?”勇利可没有忘记,昨晚把他捉住的人里面有一个就是他。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放心,尤里是我们这一边的~”维克托向勇利安抚道,“对吧,合作者。”


“切…”尤里收回画着字符咒语的掌拳,“只是目前。”
气氛寂静了几秒,维克托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想着要从哪里开始和勇利说才能比较清楚。


“勇利,维恰其实可以算是我的分身——可以说是鬼体的我,”手指捏着下颚,“只不过维恰是有自我意识的鬼体。你也可以想象成是长得一样的两个物体——只不过我们的生命和思维还是可以共享的。”


哈?鬼体?自我意识?思维共享?


等等维克托你觉不觉得你略过了很多重要的信息,比如照顾一下他属于正常人的三观,先给他介绍一下鬼体是什么样的存在???


相比于三观被冲击到的恍惚着的勇利,不速之客的尤里则是翘着二郎腿一脸平常地听着。维恰则是在一旁戒备着尤里的举动。


勇利摇了摇头,“好吧,先忽略掉你说的那一堆我完全不懂的设定,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尤里——”手指了指一旁坐着的尤里,“——昨晚要抓我?”


“因为敌对的那一方知道你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勇利”维克托&维恰说道,“你的体内留着我们的血液。”
说完,维恰还自认为深情地拉起勇利的手背在上面烙下一吻。因为在异世界里,伴侣之间最亲密的关系莫过于对方的体内有你的血液。


勇利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所…所以你们……”抽回被吻住的手,颤巍巍地指向这两个人,“所以意思是…………你们俩是我的爸妈???????”他刚刚还对维克托有过心动的感觉??所以他们昨晚那算是乱伦???等等,这两人谁是爸谁是妈?


(等等,勇利你的主题都跑偏了)


“哈?”尤里&维克托&维恰



三个人(姑且都算为人)看着陷入自我道德谴责中的勇利,一个白眼一个无奈一个在偷笑。



“哈哈哈哈哈勇利啊你真的是太可爱了~”维恰忍不住打破这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那接下来的问题应该就是——亲爱的勇利,你是要跟爸爸一起生活,还是跟妈妈一起生活吗[表情]”



“我说你们就不能好好解释清楚吗!”看到维恰的反应,知道自己肯定是误会的勇利羞愧又气恼地红着脸咆哮道——见鬼的爸爸妈妈!!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同世界的三观果然不能忽略不讲,你看误会了吧。



------tbc-------

真的主要是木酱也很懒的解释各种设定啊
结果闹了这么一出
希望我的脑洞撑得住
orz
木木尽力了真的

【维勇】撞鬼 08(长发维鬼x教师勇)

*还是写了短短的小童车
*本来是想拉灯的但是没舍得
*一下子又给自己挖了个巨坑的感觉
*orz 如果ooc的话请先原谅木木

前话链接:
07 06 05 04 03 02 01


开头先走链接你们懂的:


08 维克托

开头点微博链接






“啊 啊 啊 啊”



“唔……”一阵阵乌鸦的叫喊声吵得勇利皱起了眉头,疲倦地抬起手盖在眼睛上方挡住变亮的光线。“咳…好渴……”


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习惯性像往常早起那样伸懒腰,刚刚撑开微小的角度就感觉到腰部传来不同往常的酸痛。


他真的和维克托做了!???


突然意识到真的好像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勇利猛地睁开眼,却又被过于明亮的光线刺激得又闭上眼。


“勇利?你醒了啊?”


“诶!!!”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勇利吓了一跳,再次睁开眼习惯着周围光线,“披集?!你怎么在这……”等等,他现在是在哪?



反应过来过来,勇利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自己躺在单调白色的铁床上,旁边放着一个白色的帘子隔开——这也是勇利一开始没有看到披集的原因吧。



“勇利你不记得了吗?昨天有学生找你交作业的时候发现你晕倒在办公室了...那同学就先把你送到保健室这边了……”披集走过来勇利身边,看了看快要空掉的吊瓶,拿起手机啪嗒啪嗒发了几句话,“我说勇利啊,工作再怎么重要也要注意休息啊,医生说你营养不良再加上劳累过度——”



勇利带着歉意地看着因为自己而担惊受怕的黑着脸的·好基友·披集,虽然不知道医生是怎么判断他是营养不良的,但总之能瞒过去就好了。“抱歉啊披集,让你担心了——”其实更多的歉意应该是没办法对好朋友说出自己可能‘晕’过去的原因……


“唉,算了没事了就好——”披集还想着说什么,就听见‘咔嚓’的一声有人进来的样子,“对了,我让医生过来给你拔掉吊针啦。应该是医生来了。”



“谢谢——”



【唰啦】——




“打扰了——”一声低哑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纯白的帘子右上角皱起了一块后被推开。



“麻烦了——啊!”勇利顺着声源转过头去,发现对方的身高明显还要在视线之上,抬起头看上去,顿时吓得猛的一下缩在床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进来的人。“维…维……”



披集一脸懵逼地看着勇利,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勇利你怎么了?”随后看了看进来的医生,这样子长得也挺帅的,不至于把人吓到吧?



一旁的医生也一脸茫然地看看勇利和披集,低头看了看自己干净整洁的大白袍,转头朝着墙上的镜子看了一眼——很正常呀,“抱歉,是我……吓到你了吗?”



勇利看着眼前这个人,一样的身高,一样的蓝眸,一样的唇鼻眼眉……除了——头发的长短以及发型的不同。勇利绝对不是只看到发际线的高低就这样觉得——但是确实看上去的比之前遇到的维克托看上去要年长一点。



“嗯?披集,你也看得到他!?”突然想起之前遇到维克托明明是其他人都看不到的状态,那如果披集也看得到的话,就表示……这个是…真正的人?自己难道是……搞错了?



“啊?勇利你是不是还没醒啊?”披集担忧地用手背贴上勇利的额头,“这孩子不会傻了吧?这位是维克托,刚来保健室的实习医师——”



“初次见面胜生老师,我是维克托,以后还请请多多关照~”



听到名字的那一刻,勇利身体还是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但自从知道对方是人之后,勇利觉得之前遇到的鬼怪有可能是以这个人为模板的??



“是…是这样啊,刚刚搞错了……咳咳……抱歉了——”羞赧地挠了挠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向披集以及医生点头表示下歉意,然后在对方的示意下把手伸过去拔掉吊针。


“教外国人日语课程的胜生勇利,请多多关照!”


“ummmmm……那个,勇利,既然没事的话,我就先走啦~”犹豫了很久的披集终于还是打破了两人之间变得和谐美好的画面,“我下一节还有课呢,先走了~勇利你的课已经帮你请假啦~休息好了的话记得去申请补课啦~”



“嗯谢谢了~麻烦了~回见……”



【啪嗒】门关上了


和披集道完别,勇利回头看着正在收拾吊瓶的维克托,觉得自己一开始的想法实在太扯了。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男生怎么可能和那个只顾着捉弄自己的鬼是同一个人呢……



阳光安静地贴在墙上随着树叶的黑影在摇摆。看着这样安静和谐的画面,勇利好笑地摇了摇头,手按了按酸痛的腰,虽然害羞但是还是迅速地趁着维克托看不见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那个部位——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是不是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勇利开始认真考虑过会要不要向维克托说一说自己的‘精神状况’……



似乎感受到对方的眼神,维克托在下一秒转过来对上勇利的目光。歪了下头轻笑了一声接着走向勇利,“胜生老师,我脸上还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故意拿一开始勇利奇怪的反应来开玩笑,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话而红了脸,维克托不由自主地笑出声音。



看着对方越来越接近自己,勇利的心脏大声地扑通着跳着,特别是看到对方一脸纯真笑着的样子,勇利脑海里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这人真的很好看诸如此类的。然后接下来勇利就更加心跳加速——因为维克托过来把他整个人搂在怀里……“那个…维克托……”



维克托身体凑近了勇利,几乎要将勇利整个人圈在怀里,“嗯?怎么了?”一脸天真无辜地看了看勇利,接着手往下拿起底下的枕头放到勇利的背部,让对方靠着更舒服一点。



“啊…没,没什么……”知道自己又误会了什么的勇利只能转头假装看风景,忽略自己一次两次的尴尬举动。





“哇哦,原来我们家勇利更喜欢这种温柔的调调~”




明明是阳春三月那样满载着暖意的早晨,勇利却在此刻让冷汗爬满了脊背。他看着坐着趴在病床边邪笑着看着他的维克托,手指还有一搭没一搭地撩着自己的发丝。



“差点不忍心打破你们之间的小甜蜜呢——”




“维恰,够了”





……
………




---------tbc-----------


嗯,卡在这里是不是很惊喜刺激有趣
其实本来原计划是这里是第一部完结
因为接下来的大概涉及双维3p之类的(虽然不会那么快)
接受不了的孩子们记得避避雷

*其实维克托的脸确实是很合勇利的胃口
*而且勇利很容易对维克托产生好感,也有其他原因的
*之后你们大概可能也许就能知道了
*前提是我没坑掉hhhhhh

【维勇】撞鬼 07 (鬼魂维x教师勇)

*我就知道lof对我不会太友好
*好不容易填个坑都不给
*决一死战吧

前话链接:
06 05 04 03 02 01


07话微博入口/a>


大家有缘下一话见吧😊

【维勇】按摩椅play(短篇完结)

*木木泡完温泉之后使用按摩椅的真实感受
*lof连假车都不放过了
*论维勇夫夫还不是夫夫的时候怎么撒狗粮


点击此链接上假车


希望你们能喜欢
以及之前的小心心和评论我都看到了
因为被屏蔽也没办法回复
真的很抱歉
爱你们
❤️

老福特对我一点都不友好😊
还是做个微博链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