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怎么起名-木酱

沉迷YOI/目前产粮维勇·奥尤/可能是个话痨写手
最近大忙期
大概是要周更了
欢迎勾搭么么哒

【维勇】无限游戏世界1.0

*之前就写了一点点的脑洞
*肝完论文想要复键旧文结果失败只能修改老文了
*每个游戏大概都是短篇完
*ooc可能是我的,文也是我的,坑底可能是你们的


part 0 开始的开始

 
  教堂内的赞歌伴奏着,重复着两个新婚的人的甜蜜。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就连平时总爱臭着脸的尤里·普利赛提,嘴角也是上扬着,带上一束鲜花送给幸福的俩人。

  然后两个人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原本…站在众人视线焦点的两个人也是这样以为的。像标准的王子和公主的故事里的结尾那样,结婚然后happy ending。

  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这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散场表演结束前,空旷的教堂内响起了“铛...铛...铛”铜钟回荡的声音。

教堂内原本兴奋跳着舞的人们突然停住,突然开始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突然忘记了为什么喜悦,突然看向台上新人的眼神也变得茫然无措——


他们是谁?


想不通的众人开始无声的散去,只留下满地被踩得泥泞的红玫瑰。台上的新人也似乎被这样的异常惊呆了。然而来不及等他们询问,胜生勇利的头开始剧烈的疼起来,疼得他半跪在地上。在他面前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急忙蹲下,双手捂住爱人的双耳,自己也忍不住皱起眉。

  
今夜午夜的钟鸣声,好像比以往都要久呢。



Part 1 游戏开始?


 “唔...嗯...头..好疼啊”勇利仰躺着,脑内却还是像坐过山车那样被晃得晕晕乎乎。突然,有一双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舒服地按摩着,缓解了一阵阵晕眩。

“醒了?勇利。”

  听到熟悉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终于,勇利睁开双眼,看到一脸紧张的维克托。

“维...维克”——

话还没说完,就被扑过来紧紧抱住自己的维克托给打断了。“勇利,没事了就好。”勇利感叹于眼前维克托拥抱着自己的力量,像是在害怕什么自己消失或者长眠不醒的恐惧。

这样想着,内心好像涌起一点点小甜蜜。

 “啊..恩..我没事了维克托”说完,勇利有点害羞地挣开维克托的拥抱。对着眼前的爱人笑了笑,又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支撑着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的景色,这才发现自己和维克托正在一辆列车上。

“欸???为什么我们会在列车上?!不对,问题是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勇利看着眼看着维克托,脑袋才开始回忆起来,他拿到滑冰冠军-维克托向他求婚-两个人花了几个月筹备婚礼—然后结婚......

刚刚他们还是在教堂说着誓言交换戒指呢!为什么突然就变成,在火车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勇利,冷静点”维克托双手抚着勇利的脸颊,试图让眼前紧张的人冷静下来,“无论是在哪里,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吗?勇利小猪”说完,低头吻了吻勇利。勇利这才慢慢从紧张中放松下来。


“我也是,才醒来没多久。所以,呵,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这火车上了。”维克托的手摩挲着勇利的脸,“所以,我等了勇利三小时,勇利才醒过来,你说我该怎么惩罚让我担惊受怕的小猪呢~”然后,快速地在勇利脸上轻啄了一下,看着对面的人害羞得涨红的脸,维克托内心那从醒来为止的不安才慢慢消散。

  “现...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维克托你给我认真点!!”勇利“气愤”地表示自己的不满,“哼”的一声,就转过头去。


“嗨伊-嗨伊”知道勇利已经没事了,维克托才继续解释,“勇利还没醒的时候我有试过叫乘车员,但是好像没什么反应。我们在的这一节好像是一节空车厢。前面几个车厢好像有人。但是我又不敢离勇利,就只能先守在勇利身旁啦~”维克托扶着勇利起来,两人一起慢慢往前面有人的车厢靠近。


“维克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我们...还能回去吗......”勇利觉得有点郁闷,这种莫名其妙的旅行可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惊喜!



啊,对了!!


“这该不会是尤里奥他们给我们的惊喜吧!你看,婚礼后给你们一个惊喜旅行之类的...对吧....尤里奥~披集~奥塔准备的新婚恶搞惊喜什么的!”



一开始还得意的以为自己猜对了的勇利,突然明白为什么身边的维克托对于自己的猜想一语不发。接着勇利脸上开始冒冷汗,手也开始有点颤栗——刚刚,他们刚刚,好像...好像已经打开两次车厢门了吧...为什么好像...一直没有离前面的车厢近一点点呢.....


感受到勇利僵硬的身体,维克托更加握紧了身边人的手。“wow~勇利...可能这真的是个很大的惊喜呢~”维克托握紧了身边勇利的手,向一旁的勇利递过去一个'没事 有我在'的笑。只不过......

即使以前再怎么唯物主义,此刻的维克托也不得不承认,这已经不是...朋友能办得到的“惊喜旅行”了。

没办法,勇利和维克托只能停下脚步,坐回最开始勇利躺着的车厢内,思考该如何应对现在的状况。

“真是有趣的新婚旅行呢~勇利。”维克托揉着勇利的头发,“没事的哟,我们一定安全回去的,我保证”。维克托蹂躏完头发,把放在勇利后脑勺的手把按向自己的方向,开始亲wen勇利有点苍白的薄唇,再轻轻地舔【咬】、吮【吸】。

感到勇利渐渐放松下来的身躯后,才用舌头“撬开”紧闭的牙关,舌尖舔【舐】口腔内的敏感,再与对方的舌头一起共舞、嬉戏。


“唔...嗯...维克…”终于,维克托在勇利完全缺氧之前离开了恢复红润的嘴唇,连着两人唇边的银丝也显得晶莹。


“相信我好吗,勇利”


“嗯,我相信你,维恰”


----------tbc

写个短篇混更
两三发完结
觉得自己可能快要写不动了吧😂
但是七月份又是考试月
想die

六月假条

想想还是发张假条ORZ
六月份事情太多了
又是考试又是论文
大概没有比我咸的咸鱼了吧.....
抱歉,6.21写完论文再回来浪.......
❤️

全国卷 维勇 怂得一逼只敢写800字

雪羽_YukiHane:

 据说广西今年考全国丙卷,认领。维勇,一千三百字起步上不封顶。祝高考的小可爱们万事大吉并超常发挥❤

雨御Missing:

广东卷大多不好写啊,但我还是想认广东卷,维勇,字数视情况而定,千字保证

木姜子:

上海卷,维勇,1k5字数保底,并祝高考的同学们加油

亚斯伯格症候群:

浙江卷,八百字,约吗?_(´_`」 ∠)_

Angle 30°:

认领全国丙卷 维勇
800字
对不起群里的太太们我怂了……2000字太可怕了……
有人一起来吗😊

舟渡:

想看首页玩这个(捧脸)

各位太太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请在评论里放飞自我

真的有人陪我玩 感动 来个全国2

【联文-柚天】将军,请问您掉的是金王爷,银王爷,还是这个傻王爷 02

02 【柚天】将军,请问您掉的是金王爷,银王爷,还是这个傻王爷?

第一棒:@哑铃铛是只猫 
前话链接:01

*主页请注意,本文是柚天同人(不是维勇)
*别入错了😂
*抱歉拖了那么久
*算是复健的半辆车吧


02

“成王,刚刚……那样做真的没关系吗?”小厮一脸无奈地看着悄咪咪退出雅间并且从外面把门给锁死这种坑弟行为。

“嗯?问题?能有什么问题?”成王在锁上门之后转身,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没毛病~”,吩咐了几个近身侍卫去打点好今天所有知情人的嘴,金杨双手附在背后轻踱着步伐下楼准备回府。回头看了撇了一眼自己的小厮,正一脸为小王爷愤懑不平的表情。



金杨轻笑了一声,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小厮偏心弟弟的行为而感到不适,反而很欣慰府里的人是发自内心关爱自己的弟弟。


抬起手佯装大力地往小厮头上敲了敲,“我那也是为了天天小王爷好,而且刚好也可以作为一个测试~”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翘。



“测试??”



“没错~”右手拿起扇子轻摇几下,“天天这小怂货,肯定不敢轻易做一些越轨之事,”他家弟弟那品行,他这做哥哥的那还不懂,人后一副小王爷我什么都不怕天下最帅人人都爱的样子。真正当着喜欢的人的面前,就怂得话都捋不直那种, 别说让他示爱,就是多说几句话都得憋出个大红脸那种。



“于是…成王您就……万一羽生将军发怒了那该…”小厮狐疑地看了成王一眼,就把那样的药下到茶里?这…万一,一个落花有意一个流水无情,让天天小王爷伤心不说,若是遭羽生将军反感,那他家小王爷不是更加危险了吗?



“蠢货,你觉得本王像是随便坑弟弟的人吗?”




.........




‘成王您那不是像,您就是一个坑弟货!’当然这句话小厮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从小时候骗天天小王爷府鱼塘里的金鱼是黄金生成的把自己弟弟骗进池子里抓鱼还有骗小王爷西瓜子吃进肚子就会在肚子里长出西瓜导致之后的几个月里小王爷都不敢喝水就怕肚子里的西瓜发芽……还有像骗去穿女装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话虽如此,但是成王是真心疼着小王爷的。虽然在外人看起来好像是成王战功累累压着小王爷风头,但是实际上成王有多疼小王爷,府里上下无一不晓。



“无论羽生将军对天天有意或是无意,在看到对方中春药之后,是趁危而入,还是当个正派君子?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考验方式么~”只不过刚刚羽生那小子的眼神他可不会看错,也只有自己的傻弟弟才会觉得对方是只温婉的小绵羊,明明就是只狡猾的大狐狸!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诶,可是……万一羽生将军真的……趁危而入呢?”小厮一脸担忧,并且在说到“入”这个字眼的时候,双颊不自然地红了。




哎呀


对哦


好像忘了考虑结果了



“嗯…咳咳……那样…”成王的脚步一顿,咳了一声试图掩饰自己又一次的坑弟行为,“那样的话,也可以让天天身体力行地认识到这个人的品行对对对对对吧!”




嗯嗯嗯???小厮表示好想收回前面的想法,无论成王多么疼爱小王爷都掩盖不了成王坑弟的属性!




<a href="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476c384078dc116daff018fe23433ef3" target="_blank">后文被吞了再补一次链接JPG</a>









“天天……”



“嗯哈………”



被这突然的一句话刺激着泄了出来。金小王爷窝在羽生的怀里喘着粗气,享受高潮余韵过去。




不知为何,脑海里一直回响着羽生最后叫的他这一声“天天”……




这个称呼,真的好久没听到了……



----tbc

这算车吗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
挖的大坑第三棒的宝宝@sjilljy  慢慢填吧
_(:3 」∠)_
其实很早前就写好了
这几天才有空发出来
抱歉QAQ

【维勇】撞鬼 (长发维鬼x教师勇) 06

06【维勇】撞鬼 (长发维鬼x教师勇)


*如果里面的医学知识错了 真的不要喷我
*赶在端午节更个新表示自己还存在着
*努力产粮向太太们看齐的挣扎着的某只

05 04 03 02 01



06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嘎吱——


尤里拉开了柜门——空的?狐疑地扫了扫铁杆上挂着的衣服——即使并不可能会有人能悬空夹藏在这些衣服之间。“哼!”


“嘭——”的一声,勇利听到特别大的门被摔上的声音,稍微松了送捂住嘴和心口的手,手心手背都已经被吓出了冷汗。勇利觉得这是自己最紧张的一次,死里逃生的勇利突然很庆幸当初朋友送的这个魔术一样的衣橱。



没错,勇利他确实是躲进了衣橱里,就像是魔术师变的那种把兔子放进盒子里,打开又看不见的戏法一样,这个衣柜也有一个隐藏格,原理相差无几。

当初还被朋友打趣说可以在里面藏着女人之类的,想不到最后是这个衣柜救了自己一命。


“砰嗒 嗒 嗒 嗒……”因为隔着两层厚重的柜板,勇利只能听到似乎越来越弱下去的脚步声。“太好了,无论怎么说,好像糊弄过去了……”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刚刚的声音,莫名地让勇利感觉熟悉,是不是在哪里听到过?


“唔……”幸亏只是腕上的一个小孔,现在针扎的位置血已经凝成一小块血痂也不再流血。

虽然身体已经累到不行,但谨慎的他还是等了一小段时间,确定外面那人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之后,勇利才抬起手慢慢拉开了衣柜的门。

眼前,是金黄色的发,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勇利的视线内。


“唔…尤、尤里…你怎么在这里……?”勇利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日语课上的学生,内心安慰自己说尤里大概是有事,刚好到自己办公室来找他而已,大概……吧…


“终于舍得出来了吗?蠢猪排…”眼神不屑地看着那个总是那么天真的老师,抬腿踹开半掩着的门,径直地把脚踩向勇利腋下的木板上把勇利逼在狭小的衣柜内。手臂横向压住勇利的脖颈,无视他苍白了又涨红的脸,“又见面了,胜生老师——”



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勇利知道自己的幻想破灭了,他的学生——尤里·普利赛提,就是捉住他的人之一。“咳……尤里…为什……?”双手无力地试图松开尤里给他的桎梏,但对于一个血槽值被折腾掉一大半的人来说,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唔…咳咳……”


原本还想要通过交流来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好给自己争取一点点时间之类的。但是没想到尤里根本不理会他的一言一行,就像是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一样。那样的话,为什么还要绑自己?而且还把自己绑起来抽血又是怎么一回事?目的又是什么?



如果真的不在乎自己死活的话,从一开始就没必要做这种无用功。勇利迅速地排除了报复之类的原因。他和尤里之间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自己在这之前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更谈不上两人之间会有什么矛盾之类的。


而且……有谁在报复的时候会弄得那么阴气森森的……



阴气森森……?



如果说他这段时间内,所有能和诡异、阴森搭得上边的事情的话……




“维克托……吗…”




勇利能够感觉到,当自己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尤里手上明显停顿一下的动作。看来猜对了,这些人的目的是维克托。可是既然他们的目的不是自己,那为什么还要抽自己的血液呢——果然对于这一点,勇利还是不能释怀……好难受,呼吸越来越困难……





“哼,看来脑袋还没有彻底傻——”





哐——砰——




原本钳制着勇利的力气骤然消失,重获自由的勇利瘫坐在地上喘着气,抬眼看向正箭弩拔扈对峙着的维克托和尤里——往常调笑的眸子里如今满载着怒气。



这回变成尤里有点狼狈地被压在墙壁上,双手也被反扭着固定着,只能扭头瞥向突然袭击过来的维克托。



长发?那就应该是鬼体的维克托才对?但是,这怎么可能?他不应该是被困住了吗?再怎么强大的鬼怪,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毫发无损地逃出来!




除非……




“尤里·普利赛提小朋友,没有人教过你,别人的东西不可以乱碰吗~”



“呵——”敏锐地嗅到对方身上本不该有的血腥味,尤里轻笑了一声暗暗想到【果然还是出现了啊……】眼神一沉,不顾自己被扣住的肩膀,转身飞快地朝维克托的腰眼踢过去。


原本应该是没有什么力度的一脚,竟然还是把维克托踹开到一边,并且在被踹的地方又开始不断地渗出血液。



‘维克托,受伤了?’一旁的勇利看得心惊胆战,内心一上一下地看着两人,尤里被制服时放下去的心顿时又被吊到万米高空上。那个每次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是绝对强者的维克托竟然受伤了?而且看起来像是来救他之前就有的伤。


“唔…尤里的鼻子还是那么灵呢~”左手撑着地,右手按住腰眼上的伤口,脸上依旧是满不在乎的笑容。看着尤里从容地一边接回刚刚扭脱臼的肩膀一边走向自己,脸上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慌张的表情。



“想要挣开【缚】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吧,只不过没想到…竟然舍得那么快就……嘶——shit!”



尤里吃疼地紧捂着被敲的头部,恶狠狠地看向那个平日里看起来温和的胜生勇利,以及,他手上的棒球棍。妈的,看到维克托出现的时候太过得意于计谋得逞,反倒忘了被抓过来当诱饵的勇利。


废话,谁他妈能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会在这种能力悬殊的情况下拿一根棒球棍来打人的?!!!



勇利也是一脸后知后觉地看着捂住头的尤里——嗯嗯嗯?说好的打下去就会晕呢!!!是自己力气不够么??果然电影里都是骗人的……当然这时候勇利也来不及纠结为什么自己那么敢作死去惹一个看起来并不好惹的人,明明刚刚最理智的做法应该是趁机偷偷逃走吧……


“胜——”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勇利只看到,话还没能完全说出口的尤里下一秒就倒了下去,旁边是已经起身邪笑着维克托——那应该是勇利看过的最快的速度,维克托就像瞬间移动那样移到尤里的身边,双手指腹按住他太阳穴的两侧,嘴里似乎说着咒文一样的东西,然后紧接着就如同刚刚描述的那样,看到尤里倒了下去。



“呼哈……维克…托……”这算是…结束了?



哐当——



手上的棒球棍应声落下,眼前的画面迅速地向上移动。最后映在勇利眼眸里的,是维克托焦急地奔向自己的身影。



赶在勇利摔倒之前把人搂进怀里抱了起来,心疼地在对方额上轻轻地烙上一吻,“没事了,勇利……”手指插进发丝间,像是怕把人惊醒那样,轻柔地理着勇利散在额前的碎发,即使知道怀里的人目前已经虚弱到不会醒过来。



“好久不见……”



兀自地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一边抱着勇利准备离开,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再进行治疗。



临走前维克托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尤里,递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嘀嗒…嘀嗒…



又变回一室的寂静,只不过这一次躺在屋内的不再是勇利。



直到完全听不见脚步声,尤里才翻过身体仰躺着看着顶上的天花板,即使他的思绪其实已经飞到不知几百里远的地方去了。





“OTABEK ALTIN”



其实当时维克托移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尤里他已经反应过来了。只不过在自己想动手反应之前,听到维克托对着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



当然,那并不是什么神奇的咒语,只是一个名字罢了……



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自嘲般的笑了两声,“友情啊,真是见鬼的伟大……”



Tbc----------

原本以为这一章就能完结的然而并没有
原本只是想写简简单单的人鬼play结果坑越挖越大
伏笔越埋越多
好啦
大家端午午安康哦

最近事情真的挺多的啊

最近发生的事情,相信大家主页说得肯定比我精彩,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对一个cp那么热爱,第一次开脑洞为一个cp写文,所以对这个cp的热度比以往很多cp都要持久(换做以前的话估计早就换舔其他动漫了)

话不多说,该写的脑洞我还是会写出来,只要有人还喜欢看木酱的文

官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对我而言,该继续维勇还是继续维勇,继续自己的脑洞

以上

😂这几张图真是扎心了

Limitation:

委屈了。

苍燕:

扎心了

韫溪枕:

可以说是非常形象了_(:з」∠)_
#图片转自微博

【维勇】撞鬼 (长发维鬼x教师勇)05

05【维勇】撞鬼 (长发维鬼x教师勇)


  • 521我更新啦开不开心

  • 这一章的内容真的是早上迷糊睡着想到的

  • 还真有点小兴奋呢



    • 04 03 02 01



      05 你逃不掉的
       
        好冷
       
        什么时候你会感觉到冷
       
        是整个人被扔冰窖里面冷冻起来,或者是浑身赤裸着被埋在十二、一月冬天的雪堆里,表面还被凛冽的狂风呼啸。
       
      又或者两者都是.....
       
       

      勇利此时此刻觉得自己比以上这两种情况要冷得多。绝不是没有尝试过在雪天里被寒风刮过,但是现在,不仅仅是表面皮肤的冷,是一种深入到血液里流动的冷。
       
         好累
       
        
      好像整个人被一辆坦克碾压着,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仿佛要陷入一场永不能醒来的睡眠之中。整个脑袋异常混沌好像有无数个人在同时对你说话,连太阳穴也一抽一抽地刺痛着自己的神经。
       


        【勇利,快醒来…】
       


        “唔……”谁在说话…头好疼……


         勇利尝试着抬起沉重的眼皮,疲惫地眨了几下眼睛,努力适应眼前的模糊以及黑暗的环境。

      【我这是在哪?办公室??】

      想抬起手按住有点发疼的太阳穴,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地上,背靠着办公室的桌子,双手被一左一右地绑了起来。并且左手是被抬起来绑着的。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反应速度也变慢了,勇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腕上还插着一个抽血的针头,正在把自己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输到地上一个大的血袋里。


         【这是怎么回事….】

      无力地扯了扯被绑住的手,【难道是自己前半人生的生活太顺利了,所以现在上帝要给自己这么多的考验吗……】
       
      脑海里想走马灯那样闪着过往的片段,奇怪的是,脑海里反复地出现维克托的影子,不仅是这一个月来被捉弄的场景,还有自己幼年的场景——幼年的自己正枕在维克托的腿上安逸地睡着,维克托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头,种种的悲戚和不舍在他湛蓝的眸子里流转,接着趴在自己的耳边低语着什么……
       

      【小时候……见到过维克托??】


       脑袋好疼.....


      叹着气摇了摇头把杂乱的思绪都甩走,“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感觉力气快要被抽空,偏过头看了一眼,眼见那个大血袋愈来愈满起来。不行…我要想办法逃出去,趁现在周围好像没有什么人。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袭击了自己,绑自己、还抽出自己血液的目的又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很明确,勇利他自己一点也不想死!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完成,他还想继续教那些可爱的学生,体验每一次学生学有所成之时,自己也会感受的到那种快乐;


      他还想…问维克托,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首先还是要把这该死的针头弄掉吧,要不即使体力超强的自己也没办法保证待会还能有力气逃走。
       

       绑着手的只是普通的麻绳,勇利晃动着手腕,刮蹭着桌沿想要把针头刮掉。“唔哼……”糟了,黏在手腕上的贴纸实在是粘得太紧,刚刚的晃动只是让原本插正着的针头偏移插破血管让鲜血顺着手臂滴到地上。
       

      咬着牙忍住针刺的疼痛,“这样下去不行……”勇利抬了抬腿,发现腿部并没有被绑住,“有了。”


      虚弱地抬起腿压住连着手臂流动着鲜红血液的管子,确定了已经压住了之后,勇利闭上眼咬了咬牙,手腕和腿同时用力往相反的方向扯。
       





      【啪嗒】


       针头终于从自己的手上掉下,落到了地上一滩血渍里。有些粗暴地扯开针头,虽然已经不再像刚刚那样快速地流掉,但依旧是在伤口上缓慢地流着,久了还是会撑不住的。提起精神,观察自己可见范围内能利用到的工具。


      “啊!对了…旁边的花盆!!”勇利突然无比感谢上周不小心撞碎一角的花盆,恰好高度和手腕被绑的高度差不多!焦急地找着那个缺口处,还好…只是有一点点偏而已。


      学着孩童时那样,左脚踩着右脚把鞋子袜子都脱掉,抬起右脚弯曲起来贴在花盆上用力地转动起来把缺口转到自己的手腕处。
       

        静谧的办公室里,连嘀嗒嘀嗒秒针微弱跳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更别说那吭哧着花盆和地面磨动的声音。勇利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一样。

      “可以了!”双手向上抱住桌沿两边往花盆缺口处移动,或许是在危机情况下爆发出来的力气,虽然已经累到快晕厥过去,勇利还是使得出劲一下子就把桌子移动起来。
       
       内心好像有个声音在催促自己,告诉自己时间不多了。勇利快速地上下磨动缺口割开绳子。缺口确实很锋利,由于过度的焦急,手臂上多多少少还是被刮开一道一道口子。勇利咬紧牙关忽略掉割开的伤痕,集中注意力解决眼前的障碍。
       


      【嘶啦——】


      口子越开越大,终于没过多久被完全地隔断。断开的一瞬间手臂无力地摔下,转头看了一眼另一只被绑住的手,咽了咽口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抬起手开始解另一端的绳索。
       
      好在绑自己的人似乎小看了这个看起来娇小虚弱的青年,没有找来铁链之类的东西,要不然勇利觉得自己也是回天无力了。
       
      “呼哈…”终于解开了,脸上晃过疲惫的笑,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还想着喘口气休息一小会让脚不会抖得那么厉害,但耳边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勇利刚放下的心又再一次悬起来。
       


       是敌?是友?


       
        该怎么办?!勇利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赌进来的人是绑自己的还是来救自己的,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输掉的筹码!

       
        脚步声越来越近,勇利冷静下来,转过头看到窗户的时候就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勇利的办公室在二楼,不高也不低,之前下的雪还堆得厚厚的没有完全融化。“太好了,雪还很厚......”



      勇利迅速地跑过去打开窗户开展自己的自救计划。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哒】开门声,【嘭——】的一声重物掉下的声音传入了进门的两个人的耳里。一进门明显地看到已经消失不见的勇利和已经撒了一地,把地上米色的毛毯染成血红色纱幔。
       


      凛冽的风不断地吹进来,吹散一室铁锈般的血腥,先走进来的男人啐了一口,“妈的!”转头迅速走向打开的窗户向下一望,看到雪堆上一个沾着血的坑,回头朝着进来的黄发男子说道,“尤里,看来我们小瞧了这个人啊……”
       


      被叫尤里的人看了一眼窗户的方向,只是“恩”地一声回应了一下同伴。随后站在窗边的男子纵身一跃跳出窗外,开始追逐逃掉的猎物。
       
       

      “呵…”尤里也走过去看向窗外,缓缓地探出去身体,然而并没有像上一个人那样跳出去,尤里只是简单地关上窗户拉上窗帘,转身看着办公室一角竖放着的衣服柜子,嘴角扬起得逞的笑容,“我可不像波波维奇那个傻瓜,看到坑就往下跳…”
       

      扑通……扑通……
       

      他不知道人的心跳声是不是真的可以被听到的。
       

      他确实没有傻到真的跳窗出逃,就算他跳得下去,也不会有那个力气逃出那两三米高的雪堆。
       



      哒……哒……
       


      马丁靴和地面敲打的声音就像鼓槌那样击打着勇利的心脏,勇利紧紧按住自己的心脏,似乎这样做就能让它跳动得不那么快。
       

      尤里单手插在口袋,另一只手拉住衣柜的把手【吱呀】一声把柜门拉开,忽地皱起眉头轻笑了起来——
       




      “胜生勇利……”
       


      Tbc------


      呜哇终于码出来了哦耶
      心疼波波维奇一秒
      对不起只能牺牲你了

维勇论坛体:老板好像是在色诱我该怎么办?!【完结撒花】

22+完结:维勇论坛体:老板好像是在色诱我该怎么办?!


  • 之前被和谐了一次所以和完结部分一起再发一次

  • 开头有重复部分请小心食用

  • 然后完结撒花


    • *其实早就完结了我一直在偷懒

      21 20 19 18 17 16 15 14 13 12 11 10 09 08 07 06 05 04 03 02 01



      22+完结:

      开头请点击微博入口


      Lz:那个…大家午好…

      1002L:yoooooo小天使终于起床了呢(✿◡‿◡)

      1003L:撸主午好哟~⁄(⁄ ⁄•⁄ω⁄•⁄ ⁄)⁄ 果然春宵一夜
      撸主的身体还好吗(羞答答)

      1004L:完了,我已经一直不住看到撸字就要变黄的冲动了o(*≧▽≦)ツ

      Lz:咳咳…我看完了你们的记录了,然后,本来昨晚就想和大家说一声感谢之类的话,结果维克托说太晚了就把我手机拿走了…(。_。) 

      1006L:太~晚~了~嘛,我们懂的
      (≖ ‿ ≖)✧

      1007L:总感觉维克托也不想要了那么晚了还和其他人聊天的样子呢(≖ ‿ ≖)✧

      1008L:维克托:勇利如何还有精~力的话,不如我们来继续做一些更加好[表情]玩的运动吧(≖ ‿ ≖)✧

      Lz:Σ( ° △ °|||)︴
      你们怎么知道维克托说这样的话了
      (撤回)

      1010L:撤回有什么用我们都看到了.jpg

      1011L:噗哈哈哈哈勇利小天使真的很萌啊啊哈哈哈

      1012L:真的说了那样的话呢233333

      1013L:感觉维克托无时无刻都在色诱着勇利小天使呢
      ⁄(⁄ ⁄•⁄ω⁄•⁄ ⁄)⁄

      1014L:流氓色诱攻x呆萌天使受 简直不能再萌了
      (* ̄∇ ̄*)

      1015L:侧面说明腐女子的YY实力是会突破次元墙的呢233333

      Lz:咳咳,刚刚的,你们就当做没有看到吧,然后,这些天以来,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帮助以及…建议…咳咳,虽然感觉好像有被大家坑到的感觉,但是在我还没摸清自己感觉的时候也是大家在支持我,所以还是很感谢大家的。那个..我和维克托一定会很幸福在一起的。
      (鞠躬.jpg)

      1017L:哭唧唧(´°̥̥̥̥̥̥̥̥ω°̥̥̥̥̥̥̥̥`)
      从开贴的时候就一直看着勇利小天使,能幸福的话真的太好了嘤嘤嘤嘤

      1018L:撒花撒花(可是为什么有种想哭的感觉)小天使一定要幸福xing福

      1019L:维克托大大请好好对待勇利小天使ಥ_ಥ

      1020L:我不管我不管为什么小天使有重要弃贴了的感觉ಥ_ಥ

      1021L:QAQ小天使要幸福!!!!可是…能不能…能不能继续秀恩爱嘛晒狗粮嘛我们一点都不介意被塞满狗粮的

      1022L:+10086 QAQ

      Lz:谢谢大家的祝福,额…关于继续开贴的事情,我也有自己的工作,而且主要是…..让我把秀恩爱的事情说出来什么的,果然还是…很难为情啊(捂脸.jpg)

      1024L:ಥ_ಥ摸摸露珠,我们能理解的

      1025L:虽然很不舍但是很开心能看到勇利和维克托两个人HE的结局,这也算是 无憾了吧TAT

      Lz:维克托:恩,谢谢大家啦~我和我家勇利一定会很xing福的哟~

      1027L:‘我家勇利’感觉这句话有种红果果的炫耀呢哼(ˉ(∞)ˉ)唧

      1028L:等等!所以现在夫夫两人在一起看手机的吗?!!

      Lz:嗯哼~当然啦

      1030L:这么傲娇的语气一定不是勇利小天使~

      1031L:维克托如果你不好好对待小天使的话,我们就…我就…就…诅咒你发际线越来越高哼唧!

      1032L:噗哈哈哈楼上的你等等算我一个哈哈哈

      1033L:23333也算我一个哈哈哈但是能看到两人在一起了真的是有生之年啊~无憾了无憾了~

      1034L:不!!要说遗憾的话还有一个!!其实小天使不还意思的话…完全可以让维克托来写呀!!!写很久之前认识的故事呀!!

      1035L:赞同!!!!表示很好奇两人以前的相遇啊XD

      1036L:而且露珠你难道不好奇维克托为什么会喜欢你吗

      1037L:对呀对呀!露珠你想想,维克托肯定不是这几天才喜欢上你的嘛~以前肯定很有故事哟很有故事~

      嗯?确实好像是这样~突然也对维克托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感到好奇了呢…..




      “维克…托,要不…”

      “我—拒—绝—哟—勇利”

      没等勇利把问题问出来,维克托就果断地否决掉了。

      虽然知道自己的问题也很明显,但是一下子就被拒绝的话,勇利内心还是不那么好受…..为什么不愿意呢,自己也很好奇维克托的想法啊……

      “笨蛋小猪呐~”看到被拒绝之后明显有些失落勇利,维克托悄悄地拿走对方的手机,把人搂进自己的怀里,亲昵地咬了咬对方的耳垂,“有关勇利的所有的美好,所有可爱的地方,我才不要告诉别人呢~我自己知道就好了哟~”

      “诶…..是..这样的吗…”勇利抬头看着面前一脸真诚的人,也是被这样霸道不是温柔的‘告白’给感动到了。

      “当然啦~勇利想知道任何的事情,我都会告诉你的,不过呢……一物换一物,勇利也要给我些酬~劳才可以哦,这才是平等交[表情]易,呐~对吧~”一边暧昧地说着话,一边含住勇利柔软的耳垂细细地舔咬着。

      “嗯……好……”⁄(⁄ ⁄•⁄ω⁄•⁄ ⁄)⁄

      之后,关于他们是继续睡还是继续睡~,以及维克托什么时候把刚刚那段话录下来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细究了。

      Lz: 语音信息

      1039L:妈蛋!!结束的时候也要喂狗粮(哭唧唧 )

      1040L:霸道总裁维实力喂粮!!!只想自己一个人珍藏爱人的美好实在是......这狗粮我吃!!

      1041L:虽然很舍不得但是这狗粮我吃ಥ_ಥ

      1042L:HE了我很开心!!
      (憋住不哭.jpg)

      1043L:最后一句话 : 此生无悔爱维勇ಥ_ಥ

      1044L:维勇一生推ಥ_ಥ

      1045L:就算勇利小天使没办法发帖!我也要一生推!!!ಥ_ಥ

      1046L:说起小天使的话….大家是不是都忘了另一对……..

      1047L:感觉这一对也很值得开发啊~


      ……..


      ......


      ...

      ------------END---------------


      就这么
      完结了哦
      第二部有吗
      大概也许有的
      慢慢期待期待哦

兼职完下班发现22话被和谐了???
lof你的G点是不是有点奇怪???
累死了不想重发
决定等明后天一起和结局一起发